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2021.3.20)

点击观看2021蚂蟥谷高杆开采

我前天(3月18日)下午五点半抵达梅子姐在江城半边街的茶铺,梅子姐正好在店里,见到我,她感到很意外。一问才知,她把我到来的时间记成昨天了。

“我准备在了20号,明天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好,正好休息一下,我带你看看江城其他有古树茶的寨子,博别寨、麻栗树和田房。”梅子姐一边泡茶一边说道。泡的正是今年的春茶。

我端着茶杯想,20号到底准备了什么呢?晚饭时得知,是准备在蚂蟥谷高杆茶园举行一场开采仪式。这是老彝寨的第一场开采仪式。

今天八点起来,梅子姐和杨哥已经早早去县城采买仪式所需的东西以及请客的菜蔬。我洗漱时,梅子姐的朋友陆续到来。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首先到来的是江城一中的罗老师和朱老师,短暂的几杯早茶后,两位老师帮着将昨晚杀青的茶叶理条并均匀撒在竹编簸箕上,放置于院子边的晒架上进行日晒干燥。

除了自己家的两片茶园,梅子姐也会收一点寨子里其他茶农家的鲜叶自己加工,附近田房、博别寨等其他古树茶寨子的鲜叶也会收一点。这些茶农要么制茶工艺不到位,要么销路不畅,他们更愿意直接出售鲜叶,也算是“术业有专攻”。不同寨子和茶园的鲜叶会分别摊晾和杀青制作,晒干后分别试喝,根据茶叶的综合表现分别定价出售。

来自中铁公司和江城湖南商会的两位茶友到来后,我们开始吃早饭,随后一行数人出发前往蚂蟥谷。汽车只能停在路边,我们从那条熟悉的泥巴小路步行去茶园。

这是我第三次造访蚂蟥谷,站在茶园边打量四周,天气、山峦、茶树似乎和去年一样,不曾改变。踏入茶园,新长出来的各种杂草已过膝高,脚下簌簌作响的是去年秋冬的枯枝和落叶。

这次我终于记得带上了皮尺,迫不及待想测量这些高杆茶树的基部径围。第一棵测量的结果是67厘米,第二棵45厘米,接着59厘米、51厘米、68厘米······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其中有一棵被江城县茶特局挂牌的古树茶,标识牌上的基部径围写的是66厘米,但我今天测量的结果是76厘米;另一株从基部分出三支高杆,基部被泥土覆盖,无法准确测量,我分别测量三个分支,径围分别是30厘米、32厘米、39厘米······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梅子姐和几位茶友已经爬上茶园南边的陡坡上,这时杨哥也来到茶园,我正在测量那棵挂牌的茶树。我对杨哥说测量的实际数据是76厘米,杨哥说茶特局的工作人员当时并没有精确测量,导致有些误差。

今年这棵茶树仍然发得很好,杨哥说这棵茶树发生变异了,嫩茎和叶柄处明显出现紫红色。茶树的无性扦插繁殖是1980年代才规模开展的,更早的古人在种植茶树的时候,大多采用有性繁殖,而有性繁殖的茶树,最易发生变异,这恰恰从一个方面说明这里茶树的年限已较长。

二月份时大多数普洱茶区都下了雨,今年是最近几年中茶区天气最正常的一年,没有干旱,正常发芽,因此大家都说今年的茶叶比往年好喝。

但局部小环境仍然存在各自不同的情况,因为茶叶发芽除了受水分影响外,还与气温、光照、树龄大小等因素有关。

甚至在同一片茶园里,这种差异也随处可见。今天发现,有的茶树已经完全达到采摘标准;有的树冠顶部达到采摘标准,树冠下部则偏嫩,还要等待几天;有的则刚刚抽芽······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所以,高杆古树茶的鲜叶,往往是分几轮采摘,每一轮只采摘符合标准的那部分。实际上,在我到来之前,梅子姐已经去采过极少量的一轮了。

今日所见,鲜叶的质量仍然很高,叶质厚而油亮,显示内质丰厚,茶气足;芽显毫,嫩叶间距大,嫩茎粗壮,意味着做出来的茶香气高扬,茶汤柔细甘爽。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在我前文提到的三个分支的那棵高杆茶树所在的区域,还分布着其他多棵高杆古树,肉眼所见,树高估计至少五六米以上,这个高度在普洱茶众多古树中,已属凤毛麟角了。

我将手机放在茶树底下拍了其中几棵,看了实在觉得震撼,便对不远处的梅子姐说:“我虽然没去过薄荷塘,但估计薄荷塘一类高杆也差不多就是这个状态吧。”“这是蚂蟥谷一类高杆。”梅子姐笑着说道。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梅子姐和另一位姐姐今天特意穿上了彝族服饰,挑选出已经达到采摘标准的茶树,利落地爬上去就开始采摘。同去的罗、朱两位老师以及第一次到蚂蟥谷的朋友围着一棵棵茶树拍了不少照片,这其中也算我一个。

忙完后大家坐在茶园中的亭子里休息聊天,这亭子正是去年我们煮茶的那个地方,三块石头围起来的简易炉子和黑色的柴炭仍然清晰可见。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聊身边的茶园茶树,也聊远方的茶园茶树,还聊自己心中的好茶标准······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没拉横幅,没喊口号,叫上爱茶好友,举行一场静静的开采仪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的、质朴的,但又是特别的。

返回寨子时,为这次仪式所准备的黑山羊已宰杀完毕,梅子姐的亲友们正紧锣密鼓地准备晚饭。回来的人们都跑去沙发和各个角落里坐着休息,我到茶桌边,早上喝的薄荷塘不知被谁注了水还没来得及出汤就离开了,这时茶汤已冷,我倒在公道杯里,长时间闷泡的茶汤金黄透亮。2015年的薄荷塘二类,入口冰凉醇甜,冷香悦人,于我是另一番不曾有过的体验。

人们开始围拢到茶桌旁,于是由我冲泡,陆续喝了今年和去年的蚂蟥谷高杆。新茶花果香明显,茶汤黄绿,柔细饱满,生津回甘迅速;去年的汤色深黄,茶汤的厚滑度以及香气比起新茶已有明显转化,如朱老师所说:“香气充盈口腔,喉韵悠长,令人愉悦。”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我的任务未完,于是换梅子姐来泡茶,我上楼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房门,开始紧张地工作。六点到院子里吃过晚饭,梅子姐和杨哥的亲友们有的喝酒,有的开始杀青今天的鲜叶,我又返回房间继续码字,于是有茶友们现在看到的视频和文字。

寻茶记 | 蚂蟥谷高杆,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去年春茶季我离开老彝寨时,和梅子姐在车上说起下一年的茶叶,她说想在今年举行一场简单的蚂蟥谷高杆开采仪式,我全没想到竟然真的做了准备。

今日正值春分,微风拂面,天气晴好,正是开采茶叶的好日子。

好茶,值得一场特别的开采仪式。

风在香·转山

2021年3月20日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风在香】,赠送一份电子版《六大茶类喝茶指南》。茶品交流,请添加站长微信【zhuanshan333

一号小编

风在香茶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