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2021.3.26)


申请试喝,请添加掌柜微信【1030101974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暖阳递给我一个拉链袋,说:“这是给你准备的。”

“是什么?”我问。

“一副长手套,护住手臂不要被扎伤或晒黑”,暖阳说道:“这个小竹篓也是你的,今天你的任务就是采满一竹篓。”

我们先去屋前不远处的古树大白茶园,一位江西的茶友给暖阳买了点茶,但不知道秧塔大白茶长什么样,暖阳去茶园开着视频给他介绍。

我走进茶园旁的一间茶室参观,两层小楼,砖木结构,已在朋友圈看到暖阳分享多次。屋子的每一个部位都精心打造,茶台座凳、横梁立柱都由小周从临沧老家那边收集的老木料做成。屋内没有多余的摆设,干净、清爽、利落,是一间纯粹的茶室,但这次我们来不及在这儿喝茶了。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暖阳从古茶园归来,我们出发前往山背后的有机茶园。路上我询问古树茶有没有发芽,暖阳说还没有。我问有没有考虑过浇点儿水,暖阳说一个做园艺的姐姐曾给她介绍过这方面的知识,但是古树茶树龄太大了,人为改变生长环境是很危险的,所以一直不敢实施。

“那每一年都会发芽的吧?”我继续问。

“都会的”,暖阳说:“只是我们这儿位置高,土里水分相对少,所以古树每年都是四月中旬以后才可以采。”

“那就行了”,我说:“只要能正常发芽,就不用着急,让茶树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来吧。”

很快走过一道小山梁,小路上下都是别人家的茶园。暖阳停下来,指着山谷对面一栋有着露台和玻璃晒棚的房子对我说:“那就是三哥(唐望)家的房子。”“三哥的车子在那儿,他今天在家。”从后面赶来的小周说道。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经过一片竹林后,我们到达暖阳家的有机茶园。暖阳和小周让我先四处转转,想拍哪儿就拍哪儿,随后就挎上竹篓,忙碌起来。

我去年来时第一印象就觉得,秧塔本身就是一个大大的天然有机茶园。在海拔1700多米的地方,或连片或小块的茶园被森林包围,周边环境极好。

暖阳家的这片有机茶园被照料得很好,冬季人工除草翻土,开春茶树长势喜人,大多都已发出新的芽叶。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发源于秧塔的这种大白毫,在1981年的云南省名茶鉴评会上就被评为云南八大名茶之一,随后作为地方名茶大叶良种被列入《中国农业百科全书--茶叶卷》。

秧塔海拔高,山高多雾,气候寒凉。在独特的地理气候环境下,茶树芽叶生长出一层厚厚的茸毛,以适应其生长环境,从而造就了其优越的品质。

观察新发芽叶,茸毛特多,毫峰显露,外形俊美。难怪清朝时,在进出秧塔交通极为不便的情况下,当地的土官仍然要选择秧塔大白毫制作“白龙须贡茶”向皇帝纳贡。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从成熟老叶看,秧塔大白毫是典型的云南大叶种茶。我随机采摘几片老叶,放在地上用皮尺测量,其长度可达21厘米之多,宽度则在7厘米以上。带去让暖阳帮我拍照,能遮住大半张脸。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休息片刻,我也挎上小竹篓,得抓紧时间完成今天的任务。这次采摘的规格是一芽一叶,刚刚发出的芽叶均满披白毫,持嫩度极高,采得让人心疼;偶有的实在下不去手,我便刻意多采了一叶。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第一次采这样的茶,我的速度实在太慢了,甚至显得笨拙。还没有完全习惯两只手同时采摘,竹篓斜挎在左后边,经常右手采摘的,得交给左手,再放入竹篓里。看远处的小周和暖阳,我采两下,他们五六下都采起来了。

但采茶是很容易达到忘我状态的,不知不觉三个小时就过去了,转头一看小竹篓,白绿相间的新鲜芽叶已近九成满。此时已是下午五点半,该打道回府了。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寻茶记 | 走,我们去采茶吧

于是我们原路返回,沿途没有任何耽搁。到家时我问暖阳,今天我采的做出来有多少干茶?暖阳让我先称一称鲜叶净重。

将装着鲜叶的竹篓放到秤上,不多不少,刚好2公斤;鲜叶薄摊在萎凋槽内,再称竹篓,0.8公斤。鲜叶净重仅1.2公斤。

暖阳说她有一次曾记录过,一芽一叶约4.6公斤鲜叶做1公斤干茶,一芽二三叶约4.3公斤鲜叶做1公斤干茶。这样一算,我这1.2公斤鲜叶,最多能做出260克干茶!

风在香·转山

2021年3月26日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风在香】,赠送一份电子版《六大茶类喝茶指南》。

一号小编

风在香茶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