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茶记 | 茶在名利场与山水间,从昔归烧茶事件说起(2021.4.29)

寻茶记 | 茶在名利场与山水间,从昔归烧茶事件说起(2021.4.29)

此事热度已过,但今日文字不妨从这里开始。

4月20日,一群昔归村民烧毁了某茶叶公司的一批茶叶。双方各执一词,村民认为该公司用其他地方的茶叶假冒昔归茶,烧毁是为了维护昔归茶的品质声誉;该公司则称这些茶叶是用于有关学校学生实习培训生产,且均标明了来源情况,村民不是执法者,没有资格没收烧毁。

目前此事件仍在调查中,尚未有定论。

我并没有去过昔归,只听同行说起今年临沧茶涨价幅度较大,作为临沧的头部山头之一,昔归自然也在大幅度涨价之列。

4月15日我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说去年昔归古树六千元一公斤,今年涨到了一万二。具体价格可能有出入,但这个涨幅还是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

寻茶记 | 茶在名利场与山水间,从昔归烧茶事件说起(2021.4.29)

的确,三四月是茶山最热闹的季节,尤其是名山头,各路人马粉墨登场,每天都有看不完的表演。驱车花上三五天打卡三大茶区数十个名山头,而后声称拥有这数十个名山古树的大有人在;但真相更多的是百元出头、谈不上生态的小树,甚至几十元的台地茶大量被收购,而茶农手中仍留有不少价高的古树茶。

上山寻茶这两三年,确实发现,从茶园到茶杯,中间这个过程有太多可以操作的地方,只要某一环节经手的人用心稍微偏一点,最后到茶友们手中的那杯茶就会大打折扣。

山下各大茶城、大大小小的茶店茶室,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关于茶的故事;到了茶山,同样不能免俗。无论你到哪儿,要想纯纯粹粹地喝一杯茶,似乎已经变得不可能了。

寻茶记 | 茶在名利场与山水间,从昔归烧茶事件说起(2021.4.29)

已不记得多少次被问到“你用什么模式做茶”这个问题,我的回答也一直没变:

我坚持跑茶山,就是要亲自看看茶园在哪里,茶树长得怎么样,周边环境好不好,茶园主人是不是真诚待人,做茶的人手艺扎不扎实……我在茶山观察到什么,有什么思考,就用我那不怎么美观的照片和视频以及笨拙的文字如实介绍出来。对,从一开始就尽量做到客观、细致;甚至看过的每一片茶园在哪里,茶主人叫什么名字,当时都有哪些人……都真实、详细地说明。如果茶友们以后有空到茶山,完全可以亲自到茶园去看看。

做茶,想努力做得简单。实在不想为了一些捕风捉影的疑问而长时间反复纠缠,索性从一开始就尽量详细、全面地展示给大家,把判断权也一并交给读者们。

关于茶,目前只想做一个更好的记录者,顺便寻几款真材实料、喝着放心的茶。

寻茶记 | 茶在名利场与山水间,从昔归烧茶事件说起(2021.4.29)

寻茶,说到底是在寻人,好茶的滋味和标准有千百种,好的茶人,本性则大致相同。茶,一直就是那一片叶子,千百年来未曾改变;只不过到了不同的人手中,才有了真假好坏之分。人对了,茶也就对了。

昨日碰到清明前回家乡小景谷做茶的朋友已经回到了建水,今日看到在镇沅和景东做茶的朋友已回到了昆明,老彝寨的梅子姐在着手制作春尾夏初的古树晒红茶,而秧塔的暖阳今天才开始少量采摘自家的古树大白毫……这个春茶季看着看着就快要结束了,咱们第二轮的《寻茶记》到此也暂告一段落。

但这一年才刚刚开始,阳春白日风在香的季节,愿茶友们有好茶可喝,有好景可赏。

寻茶记 | 茶在名利场与山水间,从昔归烧茶事件说起(2021.4.29)

风在香·转山

2021年4月29日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风在香】,赠送一份电子版《六大茶类喝茶指南》。茶品交流,请添加站长微信【zhuanshan333

一号小编

风在香茶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