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21年5月0

寻茶记 | 茶在名利场与山水间,从昔归烧茶事件说起(2021.4.29)

寻茶记 | 茶在名利场与山水间,从昔归烧茶事件说起(2021.4.29)

此事热度已过,但今日文字不妨从这里开始。 4月20日,一群昔归村民烧毁了某茶叶公司的一批茶叶。双方各执一词,村民认为该公司用其他地方的茶叶假冒昔归茶,烧毁是为了维护昔归茶的品质声誉;该公司则称这些茶叶是用于有关学校学生实习培训生产,且均标明了来源情况,村民不是执法者,没有资格没收烧毁。 目前此事件仍在调查中,尚未有定论。 我并没有去过昔归,只听同行说起今年临沧茶涨价幅度较大,作为临沧的头部山头之一…

寻茶记 | 景迈小贡丙,茶路上的另一种感动(2021.4.27)

寻茶记 | 景迈小贡丙,茶路上的另一种感动(2021.4.27)

上茶山,初衷都是奔着一杯放心的茶而去;到了茶山,收获的却往往不止那一杯好茶。一片树叶,一头连着自然,一头连着茶人。关于茶,从不缺各种各样的故事,但说到底,都是人的故事。 第一次认识小贡丙是在我们到达景迈大寨的当晚,饭后逵兄叫上我们一起到岩过罗家喝茶。其间,一个开朗活泼的小女孩儿在众人间跑来跑去。 逵兄叫住她:“贡丙,你能不能教我们学一学傣语,‘喝茶’用傣语怎么说?”陌生人太多,小贡丙害羞,并没有教…

寻茶记 | 都说景迈山最好的古树茶在大平掌,实际情况如何?

寻茶记 | 都说景迈山最好的古树茶在大平掌,实际情况如何?(2021.4.26)

之前谈起景迈,多次听人说景迈山最好的古树茶位于大平掌一带。大平掌,是怎样的一片古树茶园?又凭什么被评为景迈山最好的古树茶园呢? 早上九点,我们从景迈大寨出发前往岩过罗家的大平掌古茶园。前一晚同桌喝茶的人悉数到齐,只少了外出办事的岩过罗,不过有她和选满的女儿–四岁的小贡丙加入,所以我们一行还是十一人。 从大寨到古茶园都是弹石路,距离并不远,很快我们就到了大平掌古茶园的入口处。 以前汽车可以从古茶园…

寻茶记 | 生态、混采、单株...景迈夜茶记(2021.4.25)

寻茶记 | 生态、混采、单株…景迈夜茶记(2021.4.25)

从帕沙下山返回勐海途中,后排的寒子询问能否和我们同车去景迈山。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于是我们先返回她们仨居住的浩宇大城,稍事休息,喝一喝茶,收拾收拾行李才出发前往景迈。 喝的是调调这次从帕沙带下来的头春古树白茶,鲜叶采自犀牛塘的一棵高杆。她们之前在帕沙收鲜叶做茶期间,多妹家的一棵高杆开采,她顺手抓了一把鲜叶。数量少,就萎凋成白茶,运茶下山时忘记了,这次才带下山,仅有几泡而已。 我之前喝得较多的是秧塔…